“元宇宙”迭代互联网 “码世界”颠覆互联网

时间:2021-09-18 13:33

核心提示

贵州遵义网,遵义门户网站,实时更新遵义热门资讯生活资讯...

  近日,新华网《巨头纷纷入局!“元宇宙”究竟是什么?》、人民网《引爆科技圈的“元宇宙”是什么?》、央视网《一文读(不)懂元宇宙!》、市界《元宇宙,真能重启世界?》、国际金融报《风口还是炒作?猛涨引发关注函,“元宇宙”概念回吐逾7%》、北京商报《元宇宙?当下只是圈钱宇宙》等媒体署名文章,对“元宇宙”,发出了“咋火的?”“和我有个啥关系?”等等诘问。

  诘问源于VR创业公司Pico(小鸟看看)官宣公司被字节跳动收购,市场估摸金额90亿元;Facebook宣布5年内成立元宇宙公司;微软公布了企业元宇宙解决方案;腾讯、英伟达等互联网巨头纷纷布局这一热门赛道;连正在上映的电影《失控玩家》,都因有“元宇宙”的标签,票房大赚。

  元宇宙不过是互联网迭代出的高级形态

  人民网《引爆科技圈的“元宇宙”是什么?》一文引用了马克·扎克伯格对“元宇宙”的解析:“你可以将‘元宇宙’想象成一个具象化的互联网,在那里,你不只是观看内容,而是身在其中。你感觉和其他人待在一起,获得不同的体验。这是你在2D平面应用程序或网页上无法体验到的,比如跳舞或者各种健身项目等。”“简单来说,‘元宇宙’就是VR﹢互联网构建的用户在虚拟世界的网络分身,一个平行于现实世界的‘真实’网络世界”。

  其实,“元宇宙”的概念缘起于美国作家Neal Stephenson(尼尔·斯蒂芬森)假设的,未来通过设备与终端,人类可以通过连结进入计算机模拟的虚拟三维“现实”,现实世界的所有事物都被数字化复制,人们可以通过数字分身在虚拟世界中做任何现实生活中的事情。

  Meta在计算机领域称之为元,如Metadata元数据,verse是宇宙universe的缩写,意为探讨在现实世界外重建虚拟世界。包括所有虚拟世界、AR和互联网。Metaverse一词用于形容由共享、3D虚拟空间链接的、可感知虚拟世界组成的未来互联网迭代概念。可将Metaverse大致理解为更具沉浸感、参与感的互联网,而游戏是Metaverse最佳载体。这几年热炒的概念VR、AR、区块链、人工智能、虚拟货币……在这里都是某个环节。

  元宇宙的核心是基于现实世界的虚拟空间,从游戏、社交等泛娱乐体验延伸到各种现实场景的线下线上一体化。其核心要素包括极致的沉浸体验、丰富的内容生态、超时空的社交体系、虚实交互的经济系统。元宇宙产业链涵盖了从体验场景到底层技术的广阔空间,游戏是成为元宇宙概念下最早落地的场景。究其本质,“元宇宙”只是一个将所有人相互关联起来的3D虚拟世界,是迭代的互联网。人们在元宇宙拥有自己的数字身份,可以在这个世界里尽情互动,并创造任何他们想要的数字孪生的东西,如虚拟的地产。而这只不过是利用物理模型、传感器更新、运行历史等数据,集成多学科、多物理量、多尺度、多概率的一个仿真过程,在虚拟空间中完成映射,从而反映相对应的实体的全生命周期过程。即针对物理实体在虚拟世界中1:1重建一个“数字孪生体”。

  当今人类社会发展,正经历从工业社会向信息社会转型的第四次产业革命。这场革命需要从新的价值创造体系、新的社会管理体系和新的智慧文明体系三个维度全面展开,通过信息化对包括生产力、生产关系在内的,整个人类社会体系结构的重组与重构,而不仅仅是要在虚拟世界中建一个与物理实体对应的“数字孪生体”。

  元宇宙的使用,一般依赖“虚拟现实AR/VR”可穿戴设备接入,通过建立一个新的“平行世界”的平台,利用3D技术虚拟化活动场景,创造个性化沉浸式内容提供体积视频软件解决方案,将高端沉浸式内容带给消费者。因此有很强的游戏基因与属性,但却很难具备与真实世界相关联的NFT资产属性,更与真实世界的人类行为几乎无关。

  元宇宙最终不过是“互联网的终极形态”“互联网的未来”,而不可能是“人类数字化生存的最高形态”。

  但元宇宙的最大问题点不在于技术创新,模式超越。而是在于它试图在三维世界以外,基于IP虚拟的技术,制造另外一个“超越主权”的世界。因此有专家解读说,“元宇宙”的终极状态是类似黑客帝国的“缸中之脑”。这将导致世界被“少数集团”或者“机器集团”所控制,并形成垄断,奴役“人民”。最终将带来一场“机器的世界取代人类,最终消灭人类”的悲剧。

  人类生存发展的一切物质需求,不在虚拟世界,而是在真实的物理世界。《人类简史》的作者曾指出:“目前世界经济和社会已经进入完全混乱的阶段、在这个混乱阶段中、世界范围內实体经济正逐步被虚拟经济所颠覆和替代”。

  颠覆互联网的“码世界”

  如何避免“机器的世界取代人类,最终消灭人类”悲剧的发生?

  什么才是人类在信息化时代数字化生存的最高形态?

  全球二维码扫一扫组合专利技术发明人徐蔚在他编著的《码链新大陆、物格新经济》一书中,从哲学的高度到科技的深度,为人类进入信息化社会设计了一个基于“码”文明的人类数字化生存最高形态。相对于“元宇宙”这一概念,我们不妨将之称为“码的世界”,即基于“码”的世界,用“码”来作为人类行为数字化表达的世界。

  人类经由上千年的农业社会,三百年的工业社会后完成了向信息社会的进化。而进入现代信息社会后,正以十倍速的发展进入数字化的智能时代。这一演进改变了人类社会发展的节奏。信息社会是建立在现实空间与网络空间之上的。但由于互联网IP虚拟世界的横行,使得人类社会的秩序被打乱,造成社会认知的整体滞后,从而导致人类在进入信息化、数字化社会时各种问题和矛盾集中涌现。如当前正在中国如火如荼开展的反互联网平台垄断。

  进入信息社会的人类社会,需要通过信息化对包括生产力、生产关系在内的,整个人类社会体系结构进行重组与重构。需要将现实空间的社会体系抽象表达到网络空间,并通过信息系统开发建设在网络空间建立起支撑人类活动的一体化信息执行环境。需要在数字世界里建设一种新的文明。这种新的文明的基本运行模式应该是,将人类社会的信息活动,包括信息获取、处理、存储、传递以及从问题到决策的过程等,提升到网络空间实现跨越时空的高速、高效运行;并将信息处理的结果落地到现实空间,达成精准、高效的实施,以此来建立新的价值创造体系、新的社会管理体系和新的智慧文明体系。服务于人类的社会活动,提升人类在信息社会的生存质量,通过信息化为人类谋求更高级形态的福祉。

  随着计算机、互联网、云计算、人工智能技术的高速发展,数据无疑将在人类社会进程中扮演越来越重要的角色。如何在信息化社会里把人类的文明建立在数据之上?徐蔚融合“以人为本,道法自然,天人合一,世界大同”的东方哲学思想和西方科技,创立了码链思想和码链数字人理论。

  徐蔚认为,在真实的物理世界,人和万物都要拥有属于自己的身份证明才能融入社会从事物质文明、精神文明和建设。在信息社会,人和万物也同样需要一个能够在数字世界里证明身份的凭证。为此,徐蔚为人类社会的信息传递设计了一个以“码”(包括一维码、二维码、多维码、隐形二维码、明暗闪烁点阵图等)为单位的信息维度,用“码”来作为人和万事万物在数字世界中的身份标识及行为标识,包括数字人对外服务的邀约。

  “码”可以把图片、声音、文字、签字、指纹等数字化信息进行编码,具备唯一性、安全性、不可篡改性以及庞大的数量和时间戳。在徐蔚基于扫一扫组合专利发明构建的码链数字世界里,“码”代表着具有数字身份的人和万事万物的信息所有权。任何具有数字身份的人和万事万物都可以在一个自己的行为中植入自己的数字人DNA后,生成新的“码”,通过码链接入存储在码链网络中,从而最大限度地保证信息的真实性,溯源性,及不可篡改。这个“码”包含“5W”元素,即时间、地点、人物、前因、后果。“码的世界”是真实世界与数字世界一一对应的多个平行世界。徐蔚的这一设计是对“香农定律”的一个突破。它不单单在于比特信息的传递,更是可以在量子维度进行人类在社会中的自主意愿的表达,由于这个平行世界有多个乃至无限多个平行世界的维度;人们可以以自由意识进入,这就完全不同于基于IP的虚拟世界的网络空间。在这个“码的世界”中,人和万物皆为“数字人”。人的行为和万物的活动都表现为数字化的行为方式。每个“码”(每一次交互)可包含其发行人(数字人)和服务列表,每次扫码接入,代表一次链接(交互),将发行人所提供的服务和扫码的“数字人”连接起来,通过“数字人”之间相互交换数据来使得扫码的“数字人”获得他所需要的服务。所有“数字人”能获取的服务,以及获取每个服务的“数字人”这两个维度构成一个“我为人人,人人为我”的链接矩阵,即“智慧码链”网络“Matrixlink”。

  人类生活的唯一家园是地球,真实的地球具有真实的物理位置坐标,而不在以虚拟的IP构成的互联网屏幕的世界里。生活在真实的地球上的人类行为,与虚拟的IP世界,即互联网世界是没有相互对应、一一映射关系的。因此,基于IP这个虚拟的互联网世界无论是以“元宇宙”或其它什么形态出现,是不可能为人类谋福祉的。

  进入信息社会,如何对人类生存唯一的家园地球做信息化、数字化的处理?徐蔚发明了“扫码”链接“数字人”的码链技术,为人类在信息社会建立了一个物格的“数字地球”,“码的世界”。

  在现实世界中,人在三维世界中相互遇见,相互作用,产生大量的相互作用,构建人类社会的巨大经济体。结合三维现实世界的实体世界,在“码”的数字世界里,同样可以标定三维的地点和时间,标定了三维的地点和时间的“码”,可以固定在某个坐标上,进入“物格”。

  “物格”是在“码的世界”中的一个三维空间的量子化容器,数字人的数字化行为都将落在标定地点,形成的码可以被记录、也可进入物格容器。

  码的底层可以不是IP,而是PIT即(位置,身份,时间),而PIT恰好就是5W的核心要素(其它两个W是前因why后果what),而这个PIT是已经通过“码链”与北斗底层数据打通的。只要建立“码”与“PIT”的转换机制,就类似“域名”与“IP”那样,就可以建立一个基于“码”的标识的物联网体系,简称“码取代IP”。据悉,徐蔚领导的发码行正在与西安电子科技大学,中科院等相关机构策划成立国家级CPIT实验室,共同推进上述研究。

  “人”是人类社会的核心,在网络世界,所有的接入、连接、传播都应以人为中心,即以人为本,而非以机器为本,以算法为王。码链让人从电脑、屏幕前解放出来,通过“二维码扫一扫”或具有扫一扫技术的可穿戴电子设备“御空眼镜”“看一看”,量子码链“想一想”而生成“物格元码”,在数字地球里予以记录。是真实世界的行为“数字化”,而非虚拟化。在真实的生活场景中与数字地球、数字世界实现随时随地链接,构建出一个全新的“以人为本、道法自然、天人合一、世界大同”的数字化世界。最新发布的“物格数字地球”里呈现出来的物格,即依托北斗卫星遥感数据,把地球表面划分成10米x10米的一个个网格;每个物格(网格)都具有唯一的“北斗经度纬度”,该物格可以在扫码链接时候被一一对应,根据行为的级别匹配不同的权重。

  由于物格具备经度纬度作为标识,可以把物格当作IP地址/域名的替代升级,并且在“物格数字地球”呈现。

  鼠标点击不同的物格,就可以接入不同的服务,而提供服务者就相当于网站的服务提供者,这样就可以建立一个全新的物联网的生态体系。由于物格锁定的是“基于扫一扫与北斗卫星数据的融合产物”,具有“全球唯一性、行为可识别、场所可定位、交互可溯源”的特征,为此它天然具备了NFT的数字资产属性。

  徐蔚在他编著的《码链新大陆物格新经济》一书中指出,资本主义发展的最高阶段不是金融帝国主义,而是机器人帝国主义。即从唯利是图角度来看,如果剥削人类比不上剥削机器,那么资本家集团就有足够的动力来发展机器人、人工智能,来获取最大的剩余价值。因此,信息化社会的文明之争不单纯是东方文明与西方文明之争,更是谁能带领地球延续传承“碳基文明”,与西方大力发展的机器取代人类路径的“硅基文明”之争。

  徐蔚认为:区块链和所谓的加密货币的本质就是机器人帝国主义。因为所有的加密货币都是机器世界的产物。这是西方世界所主导以IP为链接的互联网所谓算法控制世界的一个骗局。这个骗局就是为了实现资本主义发展的机器人取代人类的最高阶段。可以预见,在不久的将来,码链与FB的正面交锋在所难免,这将不仅仅是中国与美国的较量,也是人类社会与机器人帝国的终极对决。

  码链体系从2004年开始研发至今,其初衷一直非常明确。就是要通过扫一扫取代以鼠标点一点为接入口的传统互联网生态体系。因为人类生活在真实的世界,而不是虚拟的互联网屏幕当中,所以互联网的规模再大,也只是占到我们真实生活当中的一小部分而已。而码链构建的数字经济生态体系,是建立在真实的世界之上的。这也符合中国道家“天人合一、道法自然”的传统思想的。

  以物格价值链为例,物格价值链可以通过唯一的经纬度坐标,以及时间,和不同的商品DNA所生成的,在数字地球中唯一的二维码。这个二维码就是接入这个数字世界的“原码”。而这个原始二维码,可以记录商品通过码链所接入的所有行为。如果把这个“源头”的二维码定义为价值的一部分,那么它就可以产生收益,从整个逻辑上来说,就可以让所有二维码扫一扫用户都有机会在数字世界的构建中,对整个体系的财富进行重新再分配。

  由此可见,码链的本质是将人类以及商品的DNA叠加到该体系当中,而不是通过IP作为底层来构建。所以只有通过码链的模式才有机会重新构建岀一个全新的数字经济生态体系,以应对即将到来的关乎人类社会未来走向的数字战争。

  徐蔚认为,我们都生活在一个真实的世界里,直到20年前互联网的岀现又创造岀了一个虚拟的世界。在真实的世界里界限是非常明确的,也就是说越过雷池就意味着需要付岀代价,而虚拟的世界则几乎是没有边界的,因为它是一个全新的世界,存在于更高的维度。

  当然,无论是真实的世界还是虚拟的世界,都真实的存在于我们生活当中,而它们最大的问题就是不能进行相互的映射,也就是说我们的社会是被割裂的。社会被割裂的后果就是导致了真实的世界和虚拟的世界存在不同的经济活动和不同的经济体制,但是它们相互之间不能进行互联就容易造成决策上的误判。

  在这种情况下,我们就需要通过“扫一扫”作为基础接入点,在扫码之后生成新的码。码与码之间又形成一条新的价值链。无数的二维码和价值链构成产业码,从点到线、到面,最终构建岀体和系。通过这样的方式建立起一整套源自中国、面向世界的数字经济结构方案。码链模型的创立,表明在数字时代,中国不仅代表了先进的发展模式,还为全世界解决了数字时代的问题。

  在传统的世界中我们是以人作为单独的个体存在,在互联网的世界中我们依赖的是电脑,通过IP进行接入,而在价值链所构建的世界当中,我们则是以数字人作为基础的单位所组成的,人类所有的行为和社会中所有的经济活动都是通过扫一扫连在一起的。从经济学理论基础上来说,人类就具备了在数字世界中,把所有人类社会的经济活动和体系进行统一管理的能力。

  码链对人类行为的数字化处理设计,是让地球延续传承碳基文明,还是发展“机器取代人类、最终消灭人类”的“硅基文明”的革命性设计。徐蔚设计的基于“码”文明的人类数字化生存方式,无疑是信息化数字世界的最高形态。